惠州旅游英语技师学校网站为您提供惠州旅游英语技师学校怎么样?好不好?如何?有哪些专业?梅州交通运输职业中学学什么专业最好?以及惠州广告设计与制作技师学校官网招生简章等最新信息。

综合新闻中心 > 热门新闻

高三女生高考前去世 “把我捐出去,或许还有价值”

点击次数:172933420次 来源:张家川回族新闻 发布时间:2020-07-11 00:14:24 编辑:

[惠州旅游英语技师学校网站为您提供惠州旅游英语技师学校怎么样?好不好?如何?有哪些专业?学什么专业最好?以及2017惠州旅游英语技师学校官网招生简章等最新信息。]


原标题:高三女生高考前去世,“把我捐出去,或许还有价值”

7月7日,高考的第一天,陈江玉在短视频平台公布女儿生前的照片,配文说,“女儿,今天是高考日,你苦读了十一年却没能如愿参加高考。生前是妈妈的希望,走后是妈妈的骄傲。”

她的女儿叫陈薇薇,是湖南永州江华二中的一名高三学生。原本应在7月7日参加高考的她,因患上淋巴癌,生命终止在5月14日。应薇薇的生前要求,她的遗体捐献给医学事业,受赠方为湖南永州职业技术学院。

目前,这条视频动态在网上有33万次点赞,1.3万条留言评论。有网友留言:“孩子既聪明又漂亮,被天堂选中做了天使,妈妈要打起精神好好活着”。

高二期间确诊淋巴癌

7月9日,薇薇的房间还是她去世前的模样。

书桌摆放整齐。书本文具旁,是已经发黄的地球仪,旁边还放着一张学生卡,卡面标注着“江华二中,陈薇薇”。书桌靠墙处,花瓶里插着向日葵和白色雏菊。

这是薇薇生前最爱的花。孩子头七之前,陈江玉每天都会更换一束新的花,“每天都要来房间看一眼。”

薇薇的病情来的突然。2019年6月,她正读高二,陈江玉回忆,薇薇上课时突然肚子疼,此后一段时间,又多次出现类似症状。等到一个月后,医生检查发现,“她身体上有个肿块,有鸡蛋那么大”。

2019年8月9日,薇薇被确诊为淋巴癌,先后接受了四次化疗。

“刚开始我和孩子的心态还是很乐观的”,陈江玉说,前两次化疗薇薇病情有所好转,但后续治疗结束后,情况却并不理想。“医生和我说的时候,她在旁边听到了,没有太大反应,也接受了”。

经过化疗,严重脱发、恶心、呕吐、四肢麻木等副作用接踵而至。

薇薇是一个爱美的女孩。化疗需要剃头,她买了几款假发,出门都会戴上。陈江玉回想起,女儿病中也很开朗,“她还开玩笑说,没几个人跟她一样,光头还这么精致又好看。”

为了治疗,一家人辗转多地看病。2019年12月底,陈江玉通过网络筹款、银行借贷的方式,凑足了薇薇的手术费用,来到湖北武汉的一家医院。手术期间病人需要进移植仓,陈江玉每天探视的时间是固定的,只有下午的一个小时,她就站在病房玻璃外的一个窗口给孩子打电话。

“其实手术前,医生就告诉我们只有50%的把握,薇薇很坚定,她说想尝试一下。”陈江玉说。

没能赶上的高考

治疗初期,薇薇并未放弃学习。

“她一直相信自己还能走进高考考场,有时还会在医院复习。” 陈江玉回想起,薇薇刚住院时还在赶功课,上午去学习,下午来医院打针。

开始化疗后,薇薇还是坚持去上学。期间她每天需要吃药,隔三天要去医院做血常规检查。 “当时我就劝她别去上学,后来她就在医院做老师给她发的试卷、背背文综题目”。

2020年2月3日,薇薇手术后从武汉的医院出院。此时,学校已经开始报名高考。

“女儿跟我说了好几次要报考,我跟她撒谎说,身份证不在身上没办法报考。班主任也劝她说,在家里面好好养身体,明年还可以考。”陈江玉说,最终谁也劝不动她,还是报名了。

江华二中老师罗伟琦也提到,孩子坚持自己来学校报名,她的考位在高考时还一直保留着。

她最终没能如愿坐在高考考场上。出院3个月后,薇薇病情恶化,于5月14日离开人世。

“我心里已经接受了薇薇治不好的事实,但是她走的时候,我还是觉得很突然,没想到这么快。”陈江玉说,“临走前,她说她梦见了我,后来就说不出话来了,只是在流眼泪。”

“把我捐出去,或许还有价值”

5月15日凌晨,陈江玉在女儿的遗体捐献单上按上了手印。随后,陈薇薇的遗体运往永州职业技术学校医学院。

这是女儿的愿意。陈江玉说,她有次开玩笑地问,“万一治不好了怎么办?”薇薇回答,“你们就不要管我,把我捐出去,或许还有价值。”

因此女儿去世的当天,陈江玉联系了永州市红十字会。“她生前也很喜欢做义工,一直以来的愿望就是回馈社会,但我没想到最后是以这种方式回馈的。”

罗伟琦老师也提到,薇薇在学校时经常去社区和街道义务扫地;去敬老院帮助孤寡老人。“当看到捐赠遗体书时,我想到她就是这样一个性格,一个非常有爱心的孩子。”

她也一直是家里的骄傲。高二时,一次考试满分900分,薇薇考了820分。家中还有她的各类奖状:第二十届“语文报杯”全国中学生作文大赛省级二等奖;江华二中2018年“防溺水征文”比赛高一年级组一等奖。

因为夫妻俩常年在外地打工,薇薇从小跟着外婆生活,陈江玉一年只能见孩子两三次。自初中以后,薇薇才和父母一起生活,“她从小很独立,学习也好,不需要我们操心。”

薇薇在社交媒体上的个性签名是“与苍生为伴,与洱海同眠”,陈江玉说,女儿很喜欢云南,之后她会把女儿的一段头发带去那里。

7月7日,陈江玉和往常一样上街买菜,路过女儿的学校,想起薇薇的同学们都在高考,想起她成绩这么好,她说当时心里很难受,就在网上发了一条怀念女儿的视频。

视频里,薇薇穿着校服,坐在校园的石墩上侧头微笑。陈江玉配文说,“儿来一程,母念一生。”

新京报记者 刘瑞明 实习生 高欣然

 

相关新闻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内容转载来自网络,内容真实及可靠性,不代表本站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