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州医学检验中职网站为您提供泉州医学检验中职怎么样?好不好?如何?有哪些专业?泉州中药制药技术培训学校学什么专业最好?以及漳州书法教育培训学校官网招生简章等最新信息。

综合新闻中心 > 热门新闻

腾讯“逗鹅冤”?老干妈推广曾现身游戏平台

点击次数:934854169次 来源:北川羌族新闻 发布时间:2020-07-03 01:54:36 编辑:

[泉州医学检验中职网站为您提供泉州医学检验中职怎么样?好不好?如何?有哪些专业?学什么专业最好?以及2017泉州医学检验中职官网招生简章等最新信息。]


原标题:腾讯“逗鹅冤”?老干妈推广曾现身游戏平台

日前,腾讯起诉“老干妈”拖欠1600余万元广告费并追缴欠款一案引发关注。腾讯公司向法院起诉,请求查封冻结“老干妈”公司1624万元财产,理由是“老干妈”公司在腾讯投放了千万元广告,但无视合同长期拖欠未支付。

在经历“网络喊话”风波后,7月1日,贵阳市公安局双龙分局发布通报,警方调查发现,有3名犯罪嫌疑人伪造“老干妈”公司印章,冒充该公司市场部经理,与腾讯公司签订了合作协议,导致“老干妈”公司被起诉。

一时间,这出由互联网巨头和“国民第一辣酱”的纠纷几经反转。有观点认为,“老干妈”公司理论上存在不当得利的可能性,“因为老干妈确实获得了广告服务,但广告性得利具有无形性,不好说得到多少利益。”

也有律师表示,在这一过程中,腾讯公司提请诉讼申请财产保全是没问题的,但如果因为冻结财产出现了错误,那么“老干妈”公司是可以向腾讯公司申请赔偿损失,“此外,该案中还存在表见代理的情况。”

腾讯和老干妈各执一词  

谁受益谁受害?

6月29日,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据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的一封民事裁定书显示,原告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起诉被告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销售有限公司、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有限责任公司服务合同纠纷一案中,原告向法院提出财产保全的申请,请求查封、冻结被告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销售有限公司、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有限责任公司名下价值人民币16240600元的财产,担保人新疆前海联合财产保险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和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联合为本案财产保全提供信用担保。

腾讯公司曾解释称,之所以起诉,是因在2019年3月,腾讯与老干妈公司签订了一份《联合市场推广合作协议》,腾讯投放资源用于老干妈油辣椒系列推广,腾讯公司已依约履行相关义务,但老干妈公司却未按照合同约定付款,腾讯多次催办无果,不得不依法进行起诉。

就在网友们纷纷搬好小板凳,准备排排坐“吃瓜”时,案件却迎来了“反转”。

7月1日,贵阳市公安局双龙分局发布通报称,老干妈公司已经报案,称有不法人员冒充该公司名义与腾讯公司签订合作协议,导致被腾讯公司起诉。警方调查发现,有3名犯罪嫌疑人伪造“老干妈”公司印章,冒充该公司市场部经理,与腾讯公司签订合作协议。目前3人因涉嫌犯罪已被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原本已经走到申请财产保全阶段的诉讼,却因为可能找错了被告,而陷入“罗生门”。

北京慕公律师事务所律师刘昌松告诉封面新闻,“腾讯在这一过程中,确实损失了上千万元的广告费,这一千多万元也存在无法收回的可能性,自然是受害者。”

刘昌松律师告诉记者,老干妈公司同时也获得了广告服务,理论上存在不当得利的情况,“广告性得利具有无形性,不好说得到多少利益,如果老干妈公司描述属实,腾讯公司确实无法从老干妈公司处获得赔偿或补偿的情况下,也可要求对三名嫌疑人进行侵权人赔偿,提出赔偿是一回事,没有能力赔则是另一回事。”

与此同时,四川凡高律师事务所林小明认为,如果最终确认三人伪造了老干妈公司的公章与腾讯公司签订合同,且老干妈公司确实不知情,那么腾讯公司确实属于受害者,“如果腾讯能证明其推广行为,拉动或带动了老干妈的销量,也可以以不当得利的理由来要求老干妈给予一定补偿,但是这种证据基本上无法固定或量化。”

伪造签订的合同 

1000多万损失谁来赔付?

此前,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认为,腾讯公司的申请符合法律规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条、第一百零二条、第一百零三条之规定,裁定查封、冻结被告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销售有限公司、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销售有限公司名下价值16240600元的银行存款或查封、扣押其等值的其他财产。

记者了解到,此前腾讯公司提到的《联合市场推广合作协议》,在旗下一款名为《QQ飞车》的手游中赛事、道具合作中有体现。从2019年4月份开始,就有类似关于“老干妈冠名QQ飞车”的话题引发网络热议,而在2019年10月23日,QQ飞车手游S赛官方微博中,也出现了与“老干妈”合作的专属游戏道具。

“如果印章是真的,三名嫌疑人用老干妈公司盖了章的空白合同去签字,老干妈公司即使完全不知情,也应承担表见代理的责任,如果章也是假的,老干妈公司则不承担责任。”

刘昌松律师提到,按照正常的法律手续,被拖欠广告费一方应该向另一方发催款律师函,或者登门进行交涉,一般会给一个宽限期,期限到了还不还债的话,才会提起诉讼,“但是现在腾讯公司提起诉讼申请财产保全的做法也没大问题,因为按照正常程序,腾讯公司在不知道三人伪造公章的情况下,确实应该向老干妈公司进行核实再起诉,然后再说申请财产保全的事。”

一个“捡了便宜”

另一个“自认倒霉”?

此前,有观点认为,该案中存在“表见代理”的情况,认为老干妈公司是“捡了大便宜”,而腾讯公司只能“自认倒霉”。

这意味着,老干妈公司需要先向腾讯公司支付广告费,再通过刑事诉讼,向三人追偿。但这一说法却引发了争议,有网友认为,是否可以理解成如果有个人或者企业,打着某公司的旗号,伪造该公司公章做违法之事,被“冒充”的公司还得为其违法行为买单?

对此,刘昌松律师称,表见代理是指外表见到好像有代理权,而实际上未获得委托授权,本质上是无权代理,但发生有权代理相同的后果。

“但表见代理有严格的适用条件,例如得有过硬的证据证明,存在委托授权的形式外观。”假设三名伪造公章的嫌疑人,是老干妈公司离职的销售员,老干妈公司未全部收回盖了章的空白合同,那么他们拿着这样的空白合同,与腾讯公司签订广告协议,就有“外表授权”的假象,在腾讯公司履行合同、老干妈未收回空白合同的情况,对表见代理情形的发生,确实是有过错的。

林小明律师告诉记者,目前由于腾讯公司在申请财产保全时,有担保公司提供信用担保,因此担保公司有义务对老干妈公司进行赔偿,“至于担保公司承担赔偿责任后,是否追偿腾讯公司提供错误材料造成保全失误,则是双方之间的另一层法律关系。”

林小明律师认为,到底是三人伪造印章实施了诈骗行为,还是存在表见代理的情况,还需要根据更多证据和材料才好判断,“如果有证据或迹象表明,三人和老干妈公司有合作等关系,而腾讯‘有正当理由相信’三人有代表老干妈订立合同的权限,那么表见代理行为可能成立,老干妈公司需要履行合同,在向腾讯支付广告费后再向那三人追偿。”

封面新闻记者 宋潇

相关新闻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内容转载来自网络,内容真实及可靠性,不代表本站的观点。!